牛根生:建设以共同幸福为目标的"全球公益生态圈"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常晶
牛根生:建设以共同幸福为目标的

[导读]离开“蒙牛”多年的牛根生依旧被光环围绕,敏捷的反应和清晰的思路,让这位智者更显睿觉。他多年的大爱善举,让数不清的同胞获得了帮助和信心,也让洛克菲勒家族、比尔•盖茨等国际慈善界知名人士颔首赞誉。

牛根生与比尔•盖茨共同见证全球善财领袖俱乐部CPI(深圳国际公益学院)成立。

牛根生与比尔•盖茨共同见证全球善财领袖俱乐部CPI(深圳国际公益学院)成立。

文|紫荆网记者 常 晶

作为蒙牛乳业的创始人,牛根生的名字时常见诸媒体,但很多人并不知道,他还是中国慈善联合会副会长。离开“蒙牛”多年的他依旧被光环围绕,朴实和直爽的品质被他保存依旧;敏捷的反应和清晰的思路,也让这位智者更显睿觉。他多年的大爱善举,让数不清的同胞获得了帮助和信心,也让洛克菲勒家族、比尔•盖茨等国际慈善界知名人士颔首赞誉。

2004年底牛根生携家人发起成立老牛基金会,捐赠家族资产(蒙牛全部股份及部分红利)开展公益慈善事业。此基金会致力于公益慈善事业,包括环境保护、文化教育、行业推动、扶贫救灾四大领域。

期待中国慈善联合会推动中国慈善组织“走出去”

记者:除了创立“老牛基金会”,您同时还是中国慈善联合会副会长。“老牛基金会”和中国慈善联合会其他会员单位定期举办论坛活动,影响力日益增大。其中“第五届海峡两岸暨港澳地区慈善论坛”将于今年8月26日举行,备受关注。可否请您介绍一下“海峡两岸暨港澳地区慈善论坛”对中国慈善事业发展的意义?

牛根生:举办海峡两岸暨港澳台地区慈善论坛有三个目的:

从慈善文化角度,建立与增强海峡两岸暨港澳地区的文化纽带和文化认同,促进慈善事业交流与分享,搭建中华慈善平台,梳理和总结经验,形成中华慈善模式,为我们中华民族的慈善文化走向世界和全球慈善文明做贡献。

首先,提升论坛的代表性和影响力。希望更多组织参与进来,将海峡两岸暨港澳地区最有代表性、最有影响力的组织和个人聚集到这个平台上。让讲者以在论坛上发言为荣,扩大论坛影响力。

其次,建立日常的交流机制,促成更多的合作成果。

要建立常态的沟通机制,在每年一度的慈善论坛外会衍生出很多的交流合作项目。充分体现出平台资源联络性、对接性。比如,开展海峡两岸及香港、澳门的人才互访培训计划;设立共同基金,支持全国慈善交流与合作等等,对海峡两岸暨港澳地区形成实质性的推动,造福于人,为民生谋福祉。

从本届开始,我们将每年编制和发布《海峡两岸暨港澳地区慈善创新报告》,聚焦海峡两岸暨港澳地区慈善领域发生的变化和趋势,如新的模式、制度、行业生态及案例。一是形成真正意义上《中国慈善编年史》,二是通过梳理总结优秀的经验,建立全球视野下真正认同的社会问题解决模式,记录和推广优秀的慈善文化,使更多人受惠。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为全球华人在慈善交流方面搭建一个重要平台。未来在合适、成熟的时候,我们将论坛进一步推向全球华人,我们给全球的慈善舞台添砖加瓦,为世界各国推动社会进步的慈善同仁提供慈善交流平台,让世界聆听中国的声音、华人的声音。提升华人慈善在全球的影响力,同时对国际社会一少部分人认为“华人不愿做慈善”的论调,用事实进行否定。

记者:您对中国慈善联合会的未来有何构想?对中国慈善业的期望是什么?

牛根生:中国慈善联合会(以下简称:中慈联)作为行业组织,将继续加强多方协调、信息共享、资源对接、规范倡导等方面的服务。中慈联能促进行业自律,增进全社会对慈善组织和行业的信任,要进一步加强慈善标准建设,促使慈善主体加强自律;同时加强政策倡导,推动慈善税收优惠政策等行业问题的解决。

此外,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和习总书记关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提出,中慈联将推动中国慈善组织“走出去”,做好服务和引导工作,在国际上传播中国价值,促进民心相通,参与全球慈善和社会治理。

记者:您刚才提到推动中国慈善组织“走出去”。目前中国慈善组织与国际慈善组织的交流合作情况是怎样的?

牛根生:全球的公益慈善发展是不平衡的。目前阶段,发达国家慈善资源无论精神资源还是物质资源比发展中国家要强得多,我们需要适当学习、借鉴、引入。

如果进行国际上公益慈善交流,应尽量吸引其他国家的资源向类似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进行倾斜,这也符合公益慈善的平衡原则。

我们一直重视国际慈善教育交流合作。一方面向外面输出一部分慈善资源,帮助一些像非洲、亚洲那些国家;另一方面需要大量引进公益慈善资源到国内。包括引进先进的慈善模式,撬动国际资源到中国落地。我们与美国大自然保护协会(TNC)合作项目、与保尔森基金会合作项目,与比尔•盖茨合作,都是公益慈善领域引进国际资源的典型案例,实现了资金技术的双引进。

老牛基金会想打造一个“全球公益生态圈”。如前所述,公益慈善的唯一目标是共同幸福,我们需要打破国家界限、民族界限、地域界限,建设一个以共同幸福为目标的“全球公益生态圈”。

记者:今年恰逢改革开放40年,对您的慈善事业和人生有哪些影响?

牛根生:如果没有大家的支持、培养、帮助、捧场,哪有我们今天?我1978年参加工作,改革开放40年正好是我创业的40年。

第一个10年,我是改革的试水者。当时我在伊利搞承包。三年任务我一年完成,企业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提前取消与我的合同;第二个10年,我把冰淇淋卖向全国,使伊利变成了全国品牌,伊利在上交所上市;第三个10年,我创办了蒙牛和老牛基金会,生意和公益各一半;第四个10年,我专职做了公益慈善,通过度人来度己。

改革开放让我更多接触到世界,尤其对我们的慈善事业有很大的帮助。回过头来看,个人命运和国家命运是紧紧相连的。我家里挂了一副胡雪岩故居的对联“传家有道惟存厚,处世无奇但率真”,我配了一副横批“家系国运”,个人命运和国家命运紧紧相连。

记者:您对未来国家在慈善事业方面的政策法规建设,有哪些建议和意见?

牛根生:我作为一个慈善事业的实践者,我们为立法部门提供过一些支持和建议,对“慈善法”出台起到些作用。如前所述,我们早在2007年就支持成立了“北京大学慈善、体育与法律研究中心”,2010年我们捐资1000万成立了中国公益研究院等等。应该说对“慈善法”出台,这些研究机构是功不可没的。未来,我们将继续采取这种方式促进我国的慈善政策、法规不断完善,推动慈善事业发展。

关于慈善方面的政策法规建设,我认为,目前问题仍有两点:首先,慈善税收的优惠政策应落到实处,曹德旺和老牛基金会事例证明国家政策需要跟进,公益慈善收税是不合适的。其次应提高从业人员薪酬待遇,让更多人才进入并留在这个行业,我们的慈善公益事业才能发扬光大,否则就吸引不到也留不住优秀人才。公益人才值得尊敬。

我的建议是一点微弱的声音,但有一天很多微弱的声音集合起来,我相信会起一些作用。

希望与香港慈善组织更多交流合作

记者:您也有很多香港慈善界的朋友,您对香港慈善界的看法和感受是什么?

牛根生:我一年有近半年时间会在香港,作为中国较早富裕起来的地区,香港的公益慈善是走在前面的。按照中国的传统文化来说,香港的十大富翁做到了“达则兼济天下”。香港慈善事业特别是制度设计及国际视野方面,有很多我们可以借鉴的地方。我也希望可以有更多机会与香港慈善界的朋友交流、合作。

我有一些香港的朋友,他们在致富、扶贫、做公益慈善过程中,形成慈善的习惯,这种习惯让我们有一种感受:在做公益慈善的过程中,作为施者,如果想让受者感恩那么你就错了,因为受者是施者的“客户”,在这个过程中要“施者感恩受者”。

牛根生参加中国慈善趋势分析会。

牛根生参加中国慈善趋势分析会。

责任编辑:虹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