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根生:前半生经商度己度人 后半生行善度人度己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常晶
牛根生:前半生经商度己度人 后半生行善度人度己

[导读]截至2018年6月底,老牛基金会已累计与170家机构与组织合作,在环境保护、文化教育、行业推动及扶贫救灾等领域开展了231个公益慈善项目,累计公益支出达13.6亿元,公益项目受益总人数超过150万。

老牛基金会创始人、中国慈善联合会副会长牛根生出席2016海峡两岸暨港澳地区慈善论坛。

老牛基金会创始人、中国慈善联合会副会长牛根生出席2016海峡两岸暨港澳地区慈善论坛。

文|紫荆网记者 常 晶

由中国慈善联合会主办的“第五届海峡两岸暨港澳地区慈善论坛”将于8月26日-30日举办,作为老牛基金会创始人、中国慈善联合会副会长的牛根生先生接受了香港紫荆网记者的独家专访。

截至2018年6月底,老牛基金会已累计与170家机构与组织合作,在环境保护、文化教育、行业推动及扶贫救灾等领域开展了231个公益慈善项目,遍及中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及特别行政区)以及美国、加拿大、法国、丹麦、尼泊尔、非洲等地,累计公益支出达13.6亿元(其中96.6%用在国内公益慈善事业上,3.4%使用在国际上),公益项目受益总人数超过150万。

财富越多,责任越大

记者:这几年,老牛基金会都做了哪些事情?

牛根生:老牛基金会属于非公募基金会,不接受外部捐赠,资金来源只有一个就是我们全家所捐的在蒙牛所持的全部股份和大部分红利。这些股份的变现,再加上捐赠的红利等,最终捐赠资产总计约45亿元人民币。

我们在公益慈善事业上做了很多创新。每个组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老牛基金会也不例外,目前主要涉及四个领域。

首先是关注环境保护领域。

老牛基金会把环境保护列为首要任务差不多十年了,这在家族基金会里应该是头一个。为什么列为“首要”?因为地球只有一个,如果地球环境恶化,人类的一切幸福就都是空谈。对这一点我感受很深。我身处的内蒙古是一个干旱半干旱、荒漠半荒漠的生态脆弱区,这里也是沙尘暴源头之一。所以“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对我们来说不是一句口号,而且活生生的体验。

环保方面,我们注重三个方面:第一重视人才培养,如与清华大学成立“清华大学老牛环境基金”,一起培养国际前沿的环境人才;第二重视生态效益,如所开展的内蒙古与四川生态项目、中国湿地项目都是对我国环境有战略意义的规划项目,又如与中国绿色碳汇基金会成立“老牛生态恢复与保护专项基金”也是为了“天更蓝,山更绿,水更清”;第三重视撬动国际资源到中国落地,如与大自然保护协会(TNC)的合作项目,与亨利·保尔森基金会的合作项目,与比尔·盖茨等创立深圳国际公益学院,都是公益慈善领域引进国际资源的典型案例。

其次侧重文化教育领域,主要关注点为:0-7岁早期教育和教师教育。

国内其他教育都挺好,但0-7岁这个教育阶段还是有点薄弱。“三岁看大,七岁看老”,0-7岁这个阶段关系到一个人的人生,关系到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未来。

因此,我们在六年前就开始捐建儿童探索博物馆来研究和拓展这方面的事业,我们基金会与中国儿童中心、北京师范大学一起做。我们先后开展了北京馆、内蒙馆,包括在建的香港馆(9月份开)、上海馆等老牛儿童探索博物馆项目,未来我们将在全国范围内复制和推广该项目,推动这个事情往前走。

教育的关键是教师。有两个问题我们已经关注并深耕七八年了,一个是在偏远地区教师流失严重,例如我们在西藏开展教育项目,就是想解决师资不足问题;一个是师范大学的学生在上岗前训练不全面,像我们在内蒙古师范大学捐建的实验学校,形成了一个从幼儿园到高中的一条龙教育体系,这在全国也是极少的,一方面解决了和林新区及其周边孩子暂时的上学困难问题,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为师范大学培养全面发展的老师提供了独特、全面的实训基地。

这两个方面实际上是国家目前稍微有点欠缺的地方,我们慈善公益主要找国家和政府有欠缺的地方查漏补缺。只有补了这方面,我们才能感觉自己是做了点事情。

第三是慈善行业推动方面。

老牛基金会立志做母式基金会,我们从行业立法、人才培训、行业交流、行业孵化四个方面抓起。

2007年成立的“北京大学慈善、体育与法律研究中心“”;2010年我们又捐赠1000万设立中国首家公益研究院——“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此外我们每年拿出300万支持其研究工作;2015年我们与其他公益组织发起创立了“深圳国际公益学院”;我们做母式基金会,就帮助了许多初创的基金会,例如发起成立“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为呼和浩特市慈善总会捐赠“创始基金”等。老牛基金会所有做的这些事情都是致力于行业推动。

最后是扶贫救灾领域。

我们不仅是解决困难,重点是提高他们的人生质量。通过复明手术让失明的人重见光明;通过安装人工耳蜗让失聪的孩子回归有声世界;通过安装假肢让残疾人重新站起来。通过震后救助让“三孤人群”(孤儿,孤残,孤老)恢复信心,这些都是“投入一点,改变一生”的人生项目。

尤其我们开展的“老牛贫困白内障患者救治(看得见)”项目,为内蒙古自治区全区贫困白内障患者免费实施复明手术15840例,累计筛查眼疾患者339,304人次;“老牛贫困聋儿救助(听得见)”项目,为贫困失聪儿童进行人工耳蜗植入手术,让他们回归有声世界;“老牛阳光助行(站起来)”项目,为近3000例下肢残障人士免费安装了假肢;以及“老牛抗灾、救灾及灾后重建”等73个公益项目,公益支出2.04亿元。坚持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战略部署,为改善民生、打赢脱贫攻坚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贡献社会力量。

公益慈善是完成自己内心世界的需求,大于物质需求

我们给四川汶川、北川等地的孤老救助、孤儿助学做了较大投入,供养了孤老44人,孤残16人,孤儿40人。2008年为支持四川地震灾区灾后恢复重建,老牛基金会迅速捐赠560万援建“根生博爱之家”福利院,让他们感觉到老也不孤、少也不孤、残也不孤,通过组织“根生博爱之旅”,让他们走出地震的阴霾。

10年前,江油市15岁的文文,父母离去只能与爷爷奶奶相依为命,直到她来到了“根生博爱之家”。在这里,文文学会了生活自理和照顾别人。除了孩子们,博爱之家还住着很多老人,像一家人一样在一起生活,每年还聚在一起包饺子,吃年夜饭。文文最终考上了大学,现在是一名小学语文老师,也是46位孩子的班主任。

与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合作开展“老牛贫困母亲救助”项目。老牛基金会每期捐赠100万元,地方财政等额配套,向新疆、内蒙古等地的贫困母亲提供“公益小额无息贷款”,帮助贫困家庭实现劳动致富的目标,把原来的“输血式扶贫”变成了“造血式扶贫”,避免了再次返贫。截至目前,项目累计在新疆和内蒙古设立了11个项目点,救助贫困母亲696人,直接受益人数近3000人。

老牛基金会这些年做了很多类似的事情,但我们觉得应该做的,也是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

当然,我既从事公益,也帮扶生意,“财力慈善”与“智力慈善”一起做。我的“智力慈善”包含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用慈善平台培养更多的慈善家;另一个方面是用经验平台发现、影响和培养更多的年轻企业家,我现在辅助的企业也有几十个吧,这些企业都带动了当地的经济发展和人口就业。公益慈善是完成自己内心世界的需求,大于物质需求。

人生需要更多的思考:怎么样“拿得起、放得下、想得开”

记者:当年离开蒙牛,为何选择捐出所有股份做公益慈善?

牛根生:我所捐出的蒙牛股份本质上是我们全家人捐的。2004年设立“老牛基金会”。从那天起,我们全家就投入到慈善事业中。

为何要捐股?从根子上讲,我从小就有类似“散财聚人”的朦胧想法。我小时候家庭出身不太好,经常受同学欺负,我能想到的办法就是拿自己的零花钱给大家花,这就有点儿“散财”的味道,因此得到大家的拥戴,慢慢就成了孩子王,这就是“聚人”,我的这种体会很深刻。

后来我在国有企业工作的时候,逐渐成了管理者,仍然保持着这个“散财”习惯。经常拿着自己的一部分年薪、工资、奖金帮助大家,给大家一起花。所以,等我出来创业的时候,才会有那么多人跟着我干。我开玩笑说,他们看重的不光是我给的这个钱,关键是我这个分钱的习惯。

过去我有小钱的时候,是把钱分给周围人花;等到蒙牛上市了,有大钱了,自然给更多的人花。想到古人说——“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这是中国几千年传承的一种公益慈善理念。所以,我认为,一个人的公益慈善不是突然的,而且长时期积累的结果。甚至可以说,慈善能变成一种习惯。

我做过一个以80岁为时长的人生规划, 20岁之前是学习阶段;20岁-50岁,三十年做生意,前半生经商,通过度己来度人; 50岁开始做慈善,后半生行善,通过度人来度己。咱们一直强调做生意需要年富力强,但做公益也不能“七老八十”。适时淡出蒙牛,让出这个舞台,让更多的人在上面表演。

如果说从零起步创办“蒙牛”,属于“拿得起”;50岁果断淡出蒙牛,属于“放得下”;那么,携家人捐出蒙牛股份做公益慈善,就属于“想得开”了。“拿得起、放得下、想得开”把中国的儒、释、道文化融到一起,对于创业和慈善都是一种启发。

办企业的时候,我的愿景是把蒙牛做成“百年老店”;做慈善,我的愿景是把老牛基金会做成“千年基金”,牛的性格是默默耕耘、不求回报的,我希望“老牛基金会”也能一直坚持这样的理念。因为慈善是共同幸福的希望,它能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记者:听说还有个“老牛兄妹基金会”,它和老牛基金会是什么关系呢?

牛根生:人人行善,则事无不善。我成立“老牛基金会”,也是希望可以带动子女一起做慈善,把这样的家风一代代传承下去。做生意的人不缺,做慈善的人不多,咱们牛家就带个头吧!先向公益慈善二代发展。“老牛兄妹公益基金会”就是我的子女成立的,我希望我的孩子们能够成为“善二代”,做成公益人、慈善人。我常对儿子讲,爸爸是“老牛”,离开这个世界后,你就是“老牛”;你离开这个世界后,你儿子就是“老牛”,“老牛”就是咱们家代代相传的名字!

目前来看,“老牛兄妹公益基金会”发展得不错,我希望他们别着急,一步一个脚印,未来他们再好一点,但也不能拔苗助长。我常说:只为成功找方法,不为失败找理由,我很欣慰他们在努力。

“老牛”是幸福而惬意的,因为多年的艰苦耕耘让他实现了自己“达济天下”的理想,他用悠然而欣慰的眼光看着光明的未来,亦满怀锲而不舍的激情,为社会做事,为人类做事。

牛根生出席老牛基金会向宣德根生博爱小学捐资助学启动仪式。

牛根生出席老牛基金会向宣德根生博爱小学捐资助学启动仪式。

责任编辑:虹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