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具有特殊作用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周马丽

[导读]对于伊朗而言,香港最重要的角色就在商业领域。此外,伊朗的商界和政界人士都认为,当其他国家制裁伊朗、离伊朗而去时,中国仍然与伊朗合作,这段情谊会被伊朗人铭记在心中,并将体现在未来两国的合作中。

伊朗地毯享誉世界。

伊朗地毯享誉世界。

香港在“一带一路”建设中 具有特殊作用—— 访伊朗驻港澳总领事梅迪法格雷博士

2017年2月3日,美国财政部宣布对一批个人和实体实施制裁,意味著美国宣布对伊朗实施新一轮制裁。中国外交部随后表示,中国一向反对任何单边制裁。早在2006年及随后的多年里,多国对伊朗实施经济制裁,而中国一直与伊朗进行交往。在采访伊朗驻港澳总领事梅迪法格雷博士(Dr. Mehdi Fakheri)时,他提到了这段受制裁时期,他说伊朗人一直将这段情谊铭记于心,他们的感激也会体现在未来两国的合作当中。而就“一带一路”框架下伊朗与中国内地及香港的合作,法格雷博士认为未来5年基建仍将是合作重点,并表示香港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具有特殊作用,称香港的金融和“超级联系人”优势,与中国内地的技术和项目优势强强联手,将成为解决伊朗需求的“神奇公式”,契合“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需求。

文|记者 周马丽

“一带一路”促基建、学术合作

记者: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伊朗和中国,特别是和中国香港地区,已开展或计划开展的合作主要有哪些?

法格雷:就目前而言,伊朗与中国内地和香港地区的合作重点是基建及学术交流这两个领域。其中,基建是两国合作的重中之重。

伊朗正在计划德黑兰机场第二阶段的扩建;伊朗最主要港口阿巴斯港也需要扩建和现代化;一些道路、港口、大楼的修建已经进入下一个5年计划等。这些都是“一带一路”框架带来的伊朗与中国政府和公司的合作机遇。

此前,中国在伊朗的投资主要是石油、天然气能源和採矿业。而目前,虽然能源领域仍然是合作重点,但另一部分被转移到了建造业和交通基建方面。我认为这是“一带一路”框架合作在未来5年将给两国合作带来的重点。

基建方面的合作也包括了投资。在能源领域,伊朗的投资项目总值约为1,500亿美元,其中的相当大一部分投资来自中国企业。其中,香港在金融投资过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通常投资项目的具体实施部分来自中国内地,而香港的银行和投资机构负责项目中的金融和投资环节,是中国内地实体项目的良好的补充。

“一带一路”倡议的促进,加上人们对了解他国人文历史的渴望,也促成了两国学术交流合作的加强。伊朗与中国内地及香港的大学已有学术和文化交流方面的合作,比如北京大学和上海外国语大学都讲授波斯语。而在“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也令香港的大学开始加强与伊朗的学校建立联系,比如香港教育大学就已派出学生和教授代表团到伊朗交流,香港科技大学校长也在2016年底来到伊朗,香港中文大学和香港理工大学校长近期也到访伊朗。所以伊朗和香港都已派出高层来观察和寻求如何在“一带一路”框架下更好地进行交流。

双方在学术方面的合作包括了传统医学研究。伊朗和中国都拥有几千年的历史,传统医药是伊朗与中国内地及香港地区的共同兴趣。香港中文大学在这一领域非常进取,已经派数个代表团前往伊朗,双方也正在从传统医药领域寻找合作研究项目。传统智慧是现代技术的基石,所以我们应该认真对待和传承,并从中极大地获益。现代健康领域的科技进步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中国、伊朗、印度、日本、韩国等国在传统医学领域的成果。这是伊朗、中国内地和香港地区共同的新趋势。

“香港最重要的角色在商业领域”

记者:对伊朗而言,香港最重要的角色有哪些?在伊朗与中国的“一带一路”合作中,香港能够发挥哪些优势?

法格雷:我认为香港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具有特殊作用,香港的优势主要是在金融和“超级联系人”两方面。

香港具有强大的金融及服务优势,一是香港资本积累雄厚,二是许多中国内地公司也在香港注册、跨境工作便利,三是香港经济开放程度高,拥有完善的国际银行网络、便利的金融服务、较高的经济自由度及特区政府对商贸合作的支持,因此中国内地企业当需要和其他国家进行商业合作时,甚至偏爱在香港进行交易。比如伊朗驻港澳总领事馆不断收到来自中国内地企业的领事事务申请,他们没有选择北京的伊朗驻华大使馆,或伊朗驻广州、上海总领事馆,而选择了香港。一些银行手续或保险服务也经常通过香港解决。香港的金融及服务业能力是中国内地製造能力的很好补充,两者合二为一,将能够成为解决伊朗需求的“神奇公式”。

除金融及服务优势外,香港是连接中国内地和世界的“超级联系人”,20-25%的中国对全球贸易通过香港完成;60-70%伊朗出口到香港的商品被转口进入中国内地。香港的地理位置和便利的港口服务,鼓励人们在此进行货物进出口转口,不仅对伊朗如此,对其他国家亦然。全球贸易对伊朗而言非常重要,因此伊朗也在积极尝试加强与香港的关系。伊朗和香港已经互派代表团进行交流,2016年年底,时任香港财政司长造访了伊朗,伊朗副外长也到访了香港。

我认为在 “一带一路”合作中,香港的金融和“超级联系人”优势,与中国内地的技术和项目优势强强联手,将能够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行很好的合作,契合这些国家的需求。

对于伊朗而言,香港最重要的角色就在商业领域。另一个重要方面是在港伊朗社群,这是伊朗负责和关心的另一个重点。这个社群不大,约有300名伊朗人,大多是生意人、学生,及家庭成员。其中一些人是香港的大学或银行高层。我在任期间也见证了由伊朗商人发起的港澳伊朗商会的成立。总体而言,这是一个质素很高的小型社群。

“我们满怀希望,非常乐观”

记者:您如何预计未来3到5年,中国和伊朗在“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合作趋势?

法格雷:我们满怀希望,并且非常乐观。此前,习近平主席带领中国商务人士到伊朗,带来了一个未来10年双边贸易额达到6千亿美元的愿景。这意味著,平均下来,每年的双边贸易额是600亿美元。2014年,中国和伊朗贸易总额为500亿美元;2015年,双边贸易额因油价下跌降至400亿。把这个 400亿美元和600亿相比,可以说增长了50%。因此我们对未来两国扩大贸易关系充满期待、非常乐观。

不过其中也存在一些可能影响两国贸易关系的因素。比如,“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有65个,伊朗仅为其中之一,所以中国与巴基斯坦、印度,或其他波斯湾沿岸国家的贸易政策的变化,都可能影响中伊两国贸易关系。因此我们只能期望达到年均600亿美元贸易额的目标,但我们清楚这是有未知因素存在的。

中国连续七年为伊朗最大贸易伙伴

记者:您如何看待中伊两国关系在国际舞台上的重要性?

法格雷:从经济和政治角度而言,中国对伊朗都非常重要。

中伊两国都有数千年的历史,拥有巨大的历史遗产和财富。中国已经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也是一个巨大市场,人口佔全球总数20%。中国在全球政治、国防、全球经济等方面都有巨大潜能。

从双边经贸合作角度而言,中国是伊朗在全球贸易中的重要伙伴。在过去7年里,中国一直是伊朗第一大贸易伙伴,也是伊朗石油的主要进口国。伊朗高度评价中伊两国关系,并且非常满意和重视两国间良好关系,不久前习近平主席访伊期间,双方签署了17项协议,“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也将给伊朗带来巨大商机。

此外,伊朗的商界和政界人士都认为,当其他国家制裁伊朗、离伊朗而去时,中国仍然与伊朗合作,这段情谊会被伊朗人铭记在心中,并将体现在未来两国的合作中。

责任编辑:伊 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