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长征骁将萧克将军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庄 蕾

[导读]紫荆网10月31日报道:萧克,一生戎马,在枪林弹雨的战争年代曾指挥过许多重要的战役战斗,是一位出色的军事家、战略家,为新中国的解放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1聳立在紅六軍團司令部舊址前的紅六軍團領導集體雕像(由左至右:蕭克、任弼時、王震、李達)

耸立在紅六軍團司令部舊址前的紅六軍團領導集體雕像(由左至右:蕭克、任弼時、王震、李達)

记者/庄蕾

萧克,一生戎马,在枪林弹雨的战争年代曾指挥过许多重要的战役战斗,是一位出色的军事家、战略家,为新中国的解放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萧克出生于1907年,1926年参加国民革命军,1934年担任红六军团军团长,奉命率部先遣西征,为中央红军的战略转移开辟通道,拉开了中国工农红军万里长征的序幕。今年是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本刊记者对开国上将之首萧克的儿子萧星华进行了专访。

先遣西征

萧星华在回忆父亲时说,1934年,中央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屡战不利,被优势之敌压迫到闽赣边境。中央军委给湘赣省委来电指示:“中央书记处及军委决定六军团离开现在的湘赣苏区,转移到湖南中部去发展扩大游击战争及创立新的苏区。”电报对这次行动的组织领导作了具体的规定:“弼时同志及部分的党政干部应准备随军行动,弼时即为中央代表,并与萧克、王震3人组织六军团的军政委员会,弼时为主席。”

根据中央军委指示,由任弼时正式宣布成立红六军团领导机关,萧克为军团长兼17师师长。

红六军团突围的消息,震撼了湘桂两省军阀。湖南军阀何键一面急令刘建绪派两个师追击红六军团,一面令一个旅和4个保安团防堵拦截。广西军阀也令第7军两个师向北部边境调动。由于敌情变化,红六军团改变了在湘南地区停留的计划,准备抢渡湘江。

敌发现红六军团将抢渡湘江,急忙调重兵防堵湘江。在这种情况下红六军团放弃由零陵地区强渡湘江的计划,南下进至江华、道县之间,渡过了湘江上游支流,进入了广西的全县、灌阳东北地区的文市,并一举击溃敌8个多团,于9月4日上午渡过湘江。随后红六军团占领通道县城,渡渠水,西入贵州。

进入贵州后,遇到一个很大的问题是地形不熟悉,山高、谷深,道路窄小。红六军团从江西、湖南带的马,不习惯道路,好多都掉到沟里了。好在红军得到当地群众的拥护,在准备渡清水江北进时,苗、侗两族人民,积极为红六军团寻找渡口,收集船只,绑结木筏,架设浮桥,顺利地渡过了清水河,又突破湘、桂、黔3省敌军共18个团的包围,强渡大沙河,攻入地主武装盘据的老黄平县城——旧州。

在旧州地区,红六军团从外国传教士薄复礼和海曼那得到一张珍贵的贵州地图,薄复礼帮助把地图上的地名翻译成中文。红六军团撤离老黄平后,西进至松洞,先头部队进抵乌江南岸,设法与红二军团联系。但军委于当日两电严令红六军团:“军委绝未令你们渡乌江向西行动……绝对不可再向西北转移。”红六军团立即经河坝场,转至走马坪、廖家腾地域。这时,敌军频繁调动,实施了大包围。

由于甘溪战斗不利,红六军团被迫在石阡、镇远、余庆、施秉、黄平一带与敌周旋。在桂、黔敌的重围之中,红六军团先后被截为四段,减员严重,同时部队严重缺粮。中央代表任弼时害疟疾,手拄木棍,领导着全军行动。52团是湘鄂赣久经战斗的部队,在行军中为后卫,遭敌包围,全团苦战数日,惨遭损失,18师师长龙云惨遭杀害。

萧克当时意识到战略形势很不利,便率红六军团进至石阡至镇远敌之封锁线,击溃了敌巡逻警戒部队,占领了东去江口的路口。趁夜,部队在当地老猎户引导下,进到一条人迹罕见的谷涧水沟从沟底撤出。萧克亲自站在路口指挥部队行动,天亮萧克与后卫一起出了夹沟。这是一个极端紧张而又关系到全军团大局的军事行动。

从此,红六军团脱离了贵州和广西、湖南军队的围追堵截。这次行动历时80多天,跨越敌境5,000多里,冲破了绝对优势敌人的围追堵截,实施了大规模的战略转移,探明了沿途敌人兵力的虚实,查明了道路、民情,沿途播下了革命火种,实际上起到了为中央红军长征进行侦察、探路的先遣队的作用。

1934年10月24日,红六军团抵达贵州印江县木黄,与红二军团胜利会师。其后在任弼时、贺龙、关向应的领导下,发动了创建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的湘西攻势。

4 蕭克與賀龍在一起

蕭克與賀龍在一起

湘鄂川黔岁月

1934年10月28日,红二、六军团从四川西阳的南腰界出发,向湘西龙山、永顺、保靖、桑植地区开进。这一行动惊动了湘西土着军阀陈渠珍,他急调三个旅万余人,进至永顺和保靖方向。为迷惑敌人,红二、六军团故意示弱,主动放弃永顺县城,向北撤退,并在龙家寨为中心的十万坪谷地伏击敌人。11月6日下午4时左右,红六军团从侧翼向敌本队发起猛烈攻击,红二军团从正面猛打敌前卫,最终打垮了龚仁杰、周燮卿两部。第二天,红军一直追击到永顺县城,打垮了长期盘据湘西的军阀陈渠珍。这一仗是红六军团西征以及与红二军团会师以来扭转困难局面的一个转捩点,是开辟新苏区有决定意义的一战。

龙家寨战斗后,省委决定展开湘鄂川黔边革命根据地的建设。两军团主力随后进攻大庸,歼灭了湘西另一支土着军阀朱华生旅一部,并占领大庸城。继而占领桃源,包围常德。一周之后,转向北面,攻下慈利城。

二、六军团从11月中旬打永顺到12月打开慈利县城,是发展最快的时期,军队扩大了一倍。萧克的夫人蹇先佛就是在他们打到慈利时参加红军的,蹇先佛的姐姐蹇先任是湘西第一个女红军,哥哥蹇先为1928年秋参加红军,历任警卫营营长、游击队参谋长、特委巡视员等职,1931年不幸牺牲。红军到慈利时, 16岁的弟弟蹇先超也毅然加入了红军,其后也英勇牺牲。

1935年初,蒋介石调集6个纵队,向湘鄂川黔根据地发动进攻。3月,湖南敌人一部由王村向永顺城前进。红六军团消灭了敌人1个团,取得了反“围剿”的初战胜利。4月中旬,敌人深入到根据地的中心地区——永顺一带,红二、六军团最终将敌58师歼灭,粉碎了敌人的第1次“围剿”。5月,敌人又增加兵力进行第2次“围剿”。

红二、六军团决定采取东守西攻的方针,在东南对湖南取守势;在西北对湖北、贵州取攻势,在8月初粉碎了敌人的第2次“围剿”。

红二、六军团连续粉碎敌人两次“围剿”,根据地和红军都扩大了。二、六军团会师时8,000人,刚过一年,即到 1935年10月,就发展了两倍半,有21,000多人。

长征

1935年11月19日,红二、六军团分别从桑植刘家坪和瑞塔铺出发,离开湘鄂川黔根据地,开始了新的战略转移。

第一天出发时,萧克率六军团 17 师一部以急行军一天120里赶到澧水,抢占渡口。第二天下午四、五点,六军团主力赶到大庸县城东三十里兴隆街地区,黄昏开始抢渡澧水。二军团主力21日上午开始南渡澧水。22日,萧克率六军团急行军125里,赶到沅江北岸的洞庭溪,找到几条小民船,过去两个营。这时,敌人的一个营从沅陵来加强洞庭溪的守备,六军团正在渡河,看到敌人乘船来了,就在沅江两岸埋伏起来。等敌人一到,用重机枪朝船上打,敌人一个营全部缴械。过沅江后,继续向东南猛进,直到湘中。

这时,国民党樊嵩甫和李觉纵队从北面压来,六军团放弃在湘中立脚的想法,按原定目标向西走。经溆浦向西,由绥宁、洪江向北渡沅水,继续向北,便进入了湘黔边广大地区。国民党几个师追踪而来,六军团战斗未能取得预期的胜利,在湘黔边创建根据地的计划只好放弃。

这时,军委来电报指示,“速转黔西、大定、毕节地区,群众地形均可暂作根据地”。到黔、大、毕后,萧克率红六军团17师在遵义西钳制贵阳方向敌人,后又回师大定,在将军山将敌人先头部队7个连全部消灭。战斗结束后,萧克决定控制将军山,形成以毕节为中心的游击根据地的东面屏障。利用这个屏障,两军团主力积极开展地方工作,使后方机关及伤病员得到休整。近20天,补充新兵5,000人。

敌万耀煌、樊嵩甫、郝梦龄、郭汝栋4个纵队很快向毕节地区进犯,派出4个师进攻将军山。萧克遂于1936年2月中旬率部进入乌蒙山区。红二军团到达盘县,红六军团进入宣威。这时,接到总司令部的来电,要他们北渡金沙江,与红四方面军会合,大举北进。

红二、六军团分别从丽江和石鼓、巨甸渡过金沙江,随后开始翻大雪山。由于山上气温骤然下降,不能在山上过夜,当天走了十几个小时,上下150里。翻过雪山,于4月30日到达藏民区中甸,接着分两纵队向甘孜前进。六军团在瓮水、那坡又翻了两座大雪山后,进至稻城,向理化前进。6月3日,在理化以南之甲洼与红32军会合。

7月2日,萧克率部到达甘孜与四方面军大会师。5日,按照中央军委的命令,红二、六军团组成红二方面军,贺龙为总指挥,任弼时为政委,关向应为副政委,萧克为副总指挥。11日,红二方面军组成两个梯队,由甘孜的东谷出发,向哈达铺地区前进。从甘孜向北,是一望无涯的大草地。草地人烟稀少,部队缺粮疲劳,体力下降,大家用野菜代粮,许多人牺牲在草地。经过两个月的艰苦奋斗,终于在1936年9月1日走出草地,到达了岷县的哈达铺。

这时,红军三大主力都进至陕甘地区。中央军委于9月拟定了一个战略计划,要求:一方面军西出并南下,占领西兰大道以北海原、固原地区;二、四方面军兵分两路,四方面军为左路,占领岷州、武山等地区,继续向东向北,会同一方面军向定西、陕西及西兰大道进攻,吸引毛炳文部;二方面军为右路,东出甘南和陕西两省西南部,配合一、四方面军消灭毛炳文部,实现三大主力会师,并准备打击和消灭胡宗南部,进而逼蒋妥协,促进全国的抗日战争。

10月8日一、四方面军在会宁会师。红二方面军从甘南艰苦奋战,夺路前进,渡过渭河,通过西兰大道,于10月22日也在会宁东北的将台堡与一方面军胜利会师。这就是中国革命战争史上有名的全国三大主力红军在陕甘宁的大会合。红军三大主力会师,标志着长征的胜利结束。

严于律己

萧星华在回忆父亲时说,父亲从小家里很苦,只读了两年私塾,之后他自己到处借书,有点时间就看。放牛的时候也在看书,有时候把牛丢了,要全家一起去找牛。不管是老书还是新书父亲都看,这就使他拥有了开阔的眼界,对思想影响很大。

父亲当时从老家湖南郴州步行到广东,准备考黄埔军校,结果考期已过,后听说广州的警察学校也招考,就考进了警察学校。考上没多久,警察学校就跟黄埔军校合并了。父亲打了一辈子的仗,打仗非常勇敢,在长征前就负了13次伤,从头到脚都有伤。父亲打仗很动脑子,这与他平常读书有很大关系。特别是见到有关于打仗的、兵法的书籍,不管老的还是新的他都阅读。父亲直至75岁才退休,但退下来后一天也不休息,开始写书。直到自己动不了了,那才叫真正休息。

在萧星华眼里,父亲是一个乐观的人,没有私心杂念,即使是在文化大革命挨批斗的时候,回家也照吃照睡,从来没有悲观过,父亲对共产主义事业的信仰是扎扎实实的。

萧星华回忆说,父亲平时对自己很严格,没有任何特殊要求。父亲也从来不会托人给自己搞特权,别人吃什么自己吃什么,别人穿什么自己穿什么,别人干什么自己干什么。父亲教育我们做事不能打着他的名义,要自己努力,自己做自己的事情。

责任编辑:朱 敏